當初很認真的每天寫日記
紀錄小朋友的狀況

但也許這不是個適合我的紀錄方式
因為沒有勇氣看
也很難平復翻閱後的心情

我曾經痛到每分每秒都恨
只想快點放進盒子裡鎖上深埋起來
現在卻痛著發現輪廓真的已經慢慢淡化

安慰著自己...也許這樣最好
只要我心中永遠有一塊屬於瑪露的園地
這樣對兩邊都好
雖然我也只能這樣了

很想跟桃園 莊敬路 思邁爾動物醫院的紀院長
請你記得你在面對的是被愛的生命
麻煩以後用更合格的醫生去治療.用真誠不虛偽的態度去面對失誤

也許到了他面前我會忍不住攻擊他
而這些屁話他根本一蓋不承認

也許對於很多醫生來說
經營不過是營業
碰到問題要快點處理到不用賠錢不用負責的狀況

也許以後能不上醫院就不上是比較保險的方法

也許以後我乾脆自己生小孩再鼓勵他去讀獸醫系是比較保險的

在這個凡事靠運氣的年代
也許我只能自己小心點了







謝謝妳陪過我
我永遠記得第一天帶你回家的路上
妳因為我的歌聲而安靜
乖巧的看著我的臉
把妳自己放心的交給我

我會努力更快樂
讓妳兩個呆呆臉小孩也跟著我一起更快樂

九月底我會帶她們去一起走過的餐廳
我會讓她們坐在妳曾坐過的位置
然後
紀念著妳的美好

這是我能想到最好自我ENDING的方式
有一天我會因為懷念妳而哭
不再因為痛苦而掉眼淚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焦糖 的頭像
焦糖

咪小尼共和國

焦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